南京六朝家族墓发现东晋金器和“胡人砖”

金陵晚报曾经独家报道雨花台区铁心桥尹西村发现东晋家族墓一事。这一家族墓中到底出了怎样珍贵的陪葬品?昨天下午,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尹西村东晋家族墓的考古成果。记者了解到,这一家族墓中出土了在南京地区非常罕见的六面印、东晋金器和胡人画像砖。□金陵晚报记者于峰一字排开的四座墓属同一家族尹西村东晋家族墓考古工地领队陈大海告诉记者,今年3月24日,在铁心桥尹西村后山头停车场内,挖掘机在取土时发现一道古墓砖墙。雨花台区文化局接到村民举报,随即通知南京市文物局和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在各方配合下,考古勘探于4月6日开始,抢救性发掘工作于4月10日开始,前后持续了一个月时间。据介绍,此次考古发掘的四座砖室墓,呈“一”字整齐排列,墓门均朝南,除了一座为长方形且长度略短以外,其余三座砖室墓形制和规模基本相同,都是平面呈“凸”字形的单室券顶墓,长约5.4米,内部宽约1米。在四座墓中,考古专家均发现了棺床和祭台,墓后壁正中有“直楞假窗”和“凸”形壁龛,封门前都有斜坡墓道和砖砌排水沟。陈大海介绍,这是六朝砖室墓的典型结构,这应是一组六朝家族墓。“一般来说,东晋的家族墓,排在一起的几座墓,其主人应该是平辈,父子的墓不可能并排设置!”陈大海说。这四座墓,由东往西排列,可分别编号为1号、2号、3号、4号墓,其中1号墓主人身份最为尊贵,可能是一位男性官吏,2号墓、3号墓均出土了女子用的首饰。考古专家推断,1号和2号墓同墓坑,可能是夫妻合葬,而3号、4号墓的主人,可能是1号墓男主人后娶的妻子或者侧室。六面印透露墓主身份:他叫张迈专家发现,1号墓保存较为完好,其余三座墓顶部有不同程度坍塌,但都没有遭到盗掘,这在南京地区发现的六朝墓葬中比较少见。每个墓室只能放下一口棺材,已经朽烂光,只剩铜铁棺钉,未发现人骨,其他各种随葬品发现较多,有近百件,以陶质明器和青瓷器为主。古墓中最令人关注的,无疑是能够揭开墓主身份的文物,而这种文物往往在六朝墓考古中缺失。幸运的是,考古工作者在1号墓中发现了一枚六面铜印,其六面都有文字,分别是:“张迈”、“张仲人”、“张迈白事”、“张迈白笺”、“臣迈”、“白记”。专家说,这面铜印是墓主人生前用过的,证明他的名字是“张迈”。“仲人”是他的字,“白事”则是信件行文中常用语。东晋时期究竟有没有一个叫做张迈的人?陈大海等专家查询了史料,发现还真有!《晋书•张光传》记载,西晋时期有个将领张光,早年立有战功,升任梁州刺史。建兴元年(313年),张光在与叛军作战中愤激而死。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做张炅,一个叫张迈。张迈在父亲战死后不久率兵出城报仇,也战死在沙场。陈大海说,虽然《晋书》能找到张迈,但这个张迈生活的年代和墓主人张迈还是有差别的,因此还不能下结论说1号墓的主人就是梁州刺史张光的二儿子张迈。发现大量东晋金饰小件虽然墓主的身份尚需进一步确证,但墓中发现的文物已经足够令专家兴奋。陈大海介绍,“张迈”六面印就弥足珍贵,这是南京考古中发现的第六枚六面印,在全国发现的也仅有十几枚而已,都是东晋的。此印上出现了篆刻史上新颖书体“悬针篆”,艺术价值极高。六面印为私印,有多面印文,用途多样,可证明印主人张迈是有教养的、有身份的士族。2号墓和3号墓中出土了大量金饰小件,基本都位于墓主头部位置。这些饰件原本应是成组的,使用了掐丝、焊珠、镶嵌等制作工艺,有鸟、鱼、瓶、花瓣、提篮、方胜等各种纹样。陈大海介绍,南京地区东晋墓中发现的金器极少,此次成批出土的东晋金器无疑具有重要价值。铺地砖惊现当时的“老外”在1号墓的甬道中,考古工作者还发现了一枚铺地砖,砖上有一前额突出、鼻子高挺、眼窝深陷的光头人物形象,初步判断这是一个胡人。专家告诉记者,胡人画像砖在南京发现的极少,目前在南京市博物馆举办的海上丝绸之路文物联展中,就展出了一件出自南京六朝墓葬的胡人砖。这种砖头的出现,证明了东晋时就与海外有密切的联系,东晋的南京人对“老外”的长相并不陌生。除此之外,此次尹西村六朝家族墓还出土了铜镜、铜钱、滑石猪、料珠、疑似胭脂、铜耳杯、银钗、青瓷香薰、青瓷盘口壶、铜多枝形器等各种文物,从出土物上看,这是近年来南京六朝考古的一次重要收获,对于研究六朝家族墓制度、六朝艺术有重要价值。